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蛮锤二世

作品:野蛮王座|作者:宅猪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1-15 10:01:35|下载:野蛮王座TXT下载
  深秋的清晨,蛮锤村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静,高大的石头房子里偶尔传来一声妇孺的梦呓,还有几户人家的烟囱已经冒出了袅袅炊烟。

  晨雾中几头肥头大耳的猪猡兽哼哼唧唧,在又脏又乱的街道上散步,一只猪猡兽从墙角拱出一颗烂白菜,刚吃了两口,突然一头铁背蛮牛低头冲过来,将那猪猡兽撞飞,心安理得的将白菜卷入口中。

  正在这时,旁边的房子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吼:“阿蛮,起床了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一个略显稚嫩的童声传来。过了片刻,房门打开,一个六七岁的孩童光着膀子,打着哈欠走出房屋,站在门前伸了个懒腰。

  虽然年纪尚幼,但这孩童却有一身强壮得不像话的肌肉,腹部八块肌肉节节分明,稍微动一下,胳膊上便挤出一个个肉疙瘩。

  一个魁梧的男人出现在孩童背后,抬脚将那孩童踹了出去,骂骂咧咧道:“站在这干嘛?还不去锻炼?”

  魁梧男子的力量好大,一脚将孩童踢飞,“大”字型贴在对面的墙上,咯咯吱吱滑了下来。那孩童却没有受到丝毫损伤,慢吞吞爬起来,白了魁梧男子一眼,小声嘀咕道:“阿爸,如果是在我梦中的那个世界,你这就是虐童,要被枪毙的!”

  这孩童名叫德彪蛮锤,小名阿蛮。魁梧男子是他的父亲岩石蛮锤,是蛮锤村的村长,蒙颛部落的第一勇士。蛮锤村位于北周帝国南疆的落曰森林之中,属于南疆蛮族,在落曰森林里,还有无数个这样的小村落。

  阿蛮出生的时候,母亲难产死了,剩下父子二人相依为命。

  岩石蛮锤丝毫没有虐童的觉悟,从墙角抄起两根鸭蛋粗细的铁桦木棍,丢过来一根,道:“走,去村中央的广场!”

  父子两人一前一后向村子里的广场走去,广场里空空荡荡,没有一个人影。岩石蛮锤轻轻抖了个棍花,喝道:“开始!”

  阿蛮一言不发,提起棍子就往老爹头顶砸去,只听呼的一声,那棍子竟然被他带起一股劲风!岩石蛮锤随手挡开打来的棍子,皱眉道:“不行,力量太小,再来!”

  “还是太小,你这样怎么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猎人?再来!”

  “阿蛮,你是娘们吗?力气这么小!再来!”

  ……

  广场上响起父子两人呼喝的打斗声,过了不久,村里的人们纷纷醒来,男人们带着自己家的孩子也来到广场,开始今天的训练。广场上顿时热闹起来,不时有孩童被大人打得遍体鳞伤,惨呼不已。

  这是南疆蛮族独特的培养下一代的方式,村外的森林广阔千里,充满了种种凶残的魔兽,为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,所以由父亲将儿子培养成最勇猛的战士也就成了南疆人的传统。

  正是由于这种传统,几乎所有的南疆人都力大无穷,骁勇善战,甚至连女人也能生裂虎豹。

  训练了一个多时辰,太阳渐渐升起,阳光透过村外的树林洒了下来,这时训练才堪堪结束,只有岩石蛮锤父子两人依旧呼喝酣战。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岩石蛮锤这才住手,微微点头道:“今天就训练到这里,老子还要出门打猎,晚上咱们继续!”

  阿蛮一屁股坐下来,呼呼喘气,这么长时间的打斗,让他的手臂几乎肿了起来。旁边呼啦围上来一群小孩,艳羡道:“二世,你好厉害,竟然能在一世手上坚持这么长时间!我可被我阿爸打惨了!”

  二世,是这些小孩对德彪蛮锤的称呼,蛮族人很少有自己的姓氏,往往用村落的名字当姓。岩石蛮锤是蛮锤村的村长,所以被称作蛮锤一世,而阿蛮自然成为了蛮锤二世。

  阿蛮幼年时曾经得了一场大病,昏迷了半年之久,病好了之后显得比从前聪明了许多,竟然给自己取了个古怪的姓氏,姓张。但是村里的孩子依旧叫他二世,而不是张德彪。

  “二世,给我们讲讲你梦吧!”一个小孩仰起头,期待道:“讲讲那个梦里面会飞的大铁鸟,还有会自己跑的铁蜈蚣!”

  阿蛮,也即张德彪,轻轻点了点头,开始讲述他梦中的世界。张德彪做的这个梦极为古怪,梦中他来到一个匪夷所思的世界,那里不是魔法世界,但天上有会飞的铁鸟,人们叫它飞机,地上有会跑的铁蜈蚣,人们叫它火车,海里还有不用划就能自己跑的铁船……

  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,但看起来是那样真实,以至于张德彪也弄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梦。并且在那个奇怪的梦中,他有另一个身份,姓张,有着和蔼可亲的父母,他在那个梦中上学读书,学了一些奇怪的知识,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医。

  再后来,他娶妻生子,时光漫漫,终于安享天年,终老而死。梦中他死去的一刹那,张德彪终于醒了过来,病也不治而愈,但是梦中发生的一切却历历在目,宛如真实存在。

  这件事情让他困惑不已,甚至跑去请教蒙颛部落的巫师大祭司。南疆人久居森林之中,生姓纯朴,森林外面的人经常嘲笑他们是没有开化的野蛮人,说他们的脑袋比猪猡兽还大,但大脑比松仁大不了多少,敲开他们的大脑你会发现满脑袋的肌肉。

  虽然这话有些夸张,但依据张德彪这些年观察,不得不羞愧得承认,阿爸和村落里各位叔伯的肌肉,的确长到了大脑里,纯朴而又暴力,脑浆其实并不多。

  不过,巫师大祭司却是公认的聪明人,他们也是土生土长的蛮族人,但是为了治疗族人的病痛,而把自己的力量献祭给生命女神,换来女神的智慧和治疗魔法。

  然而即便是蒙颛的巫师,也无法弄明白张德彪的梦究竟是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。大祭司无奈之下,只得道:“蛮锤的孩子,可能你病重的时候,得到生命女神的眷顾,灵魂离开躯壳,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那么,你的梦就是真实的。来,孩子,跟我一起说:‘赞美生命女神!’”

  “赞美生命女神!”

  后来张德彪试图用梦中学到的医疗知识,用药草治疗族人的病痛,险些把病人治死,这才恍然醒悟:“巫师这老神棍,是在忽悠我呢!”

  小蛮子在背地里不知向巫师大祭司的背影吐了多少口水,画了不知多少圈圈诅咒这个忽悠自己的老东西。

  虽然知道梦中的世界是假的,但蛮锤村的孩子们仍然很好奇,闲下来的时候就缠着他问东问西。

  “二世,你梦中的那些高楼大厦,有天邙城的高吗?我听阿爸说,天邙城最高的楼,有二十多米呢!”

  张德彪撇撇嘴:“这些土鳖,还真以为二十米高的楼就算高了,我在梦中见到的那些楼甚至有几百米高呢!可惜……”少年叹了口气,目光看向远方:“终究是假的,甚至连我学到的知识都是假的……”

  梦中的那一切,真的是假的吗?

  又是一天清晨,张德彪累得喘不过气来,瘫软在地,岩石蛮锤提着棍子便抽,怒道:“男人,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!快起来,继续训练!”

  张德彪努力爬起来,正要继续训练,只听一个声音笑道:“一世,你刚刚说错了吧?男人不是应该对自己狠一点,而是应该对别人狠一点!”

  张德彪回头看去,只见一个瘸子拄着拐杖倚靠在广场边的树下,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疤,从左眼一直划到下巴右边。张德彪认识这个瘸子,他叫朗图蛮锤,曾经离开蛮锤村,跑到外面做了几年佣兵,后来残废了这才回到村里定居。

  张德彪一直认为瘸子是个有故事的人,尤其是刚才那句“对别人狠一点”,更是让人回味无穷,不过村子里面的人因为他的怪脾气,而不大待见他,因此张德彪也没有与他接触过。

  岩石蛮锤皱了皱眉头,不悦道:“朗图,我在教训儿子,没有你插嘴的份儿!”

  瘸子朗图讥笑道:“你说错了,还不许别人指出来?像你这样教儿子,一辈子也成不了高手!”说罢,也不看岩石蛮锤的脸色,拄着拐棍笃笃笃的走了。

  岩石蛮锤铁青着脸,回过头来:“阿蛮,看什么看?继续训练!”

  训练结束之后,张德彪悄悄来到朗图蛮锤的住所,瘸子冷哼道:“你来干什么?难道不怕你阿爸知道了把你暴打一顿?”

  张德彪笑道:“二叔,我觉得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很有道理,所以过来想听听你的教诲,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?”

  朗图蛮锤脸色稍稍舒缓:“没想到岩石蛮锤居然生了个聪明儿子,知道照你阿爸那种方法练下去,一辈子都成不了高手。”

  瘸子上上下下打量他片刻,道:“你现在还不是蛮战士吧?”

  张德彪茫然道:“什么是蛮战士?”

  “岩石那家伙连这个也没告诉你?这个混蛋,果然是满脑子肌肉!”瘸子哼了一声,解释道:“蛮战士是我们南疆人,对激发出天赋技能野蛮劲的人的称呼,只要你练出野蛮劲,就可以称为蛮战士。”

  张德彪更加茫然:“什么是野蛮劲?”

  瘸子彻底无语:“岩石那个混蛋,也太粗枝大叶了吧?”

  朗图对岩石蛮锤评价,张德彪深表赞同,自己这个父亲的确很粗心。他三四个月大的时候,曾被那个粗心的老爹踩在脚底下七次,坐在屁股下九次,抛起十几米高没接住足足十八次,幸好南疆人体魄天生强悍,这才没有被他玩死。

  现在想想,张德彪还是有些后怕,自己能在阿爸手中活到现在,简直是个奇迹!

  瘸子颤巍巍站起身来,举着拐杖指向前面一块百十斤大石头,面色肃然道:“二世,你看好了,这就是野蛮劲!”手中的拐杖闪电般劈下,如同黑暗中闪过一道刀光,咔嚓一声,那石头竟然整齐的裂为两半!

  张德彪看得瞠目结舌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瘸子呼呼喘了口气,道:“野蛮劲是我蛮族人的天赋技能,蛮斗气的原始形态,激发的越早,资质也就越好。将来成为十级蛮战士之后,野蛮劲就会化作蛮斗气。村里大部分成年人都是三四级的蛮战士,只有你阿爸是一级蛮斗士。”

  张德彪不禁骇然:“我阿爸的实力比您还要强?”

  瘸子冷笑道:“他在我见过的人当中,天赋最高。七岁那年就激发出野蛮劲,十二岁成年礼时,他就已经是五级蛮战士。可惜,成年礼后他留在村里当了村长,否则以他的资质,在外面历练几年,完全可以成为一流高手!”

  张德彪忍不住道:“二叔,您还没说什么是野蛮劲呢!”

  “野蛮劲,就是在你丹田中的一股热腾腾的气,只要打通斗气通道,就可以流向四肢百骸,在战斗中威力倍增。”

  张德彪呆了呆,面色古怪道:“您说的就是那个在小腹里,像老鼠一样钻来钻去的热流?”

  朗图蛮锤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,颓然道:“原来你的天赋技能已经觉醒了,岩石蛮锤七岁觉醒天赋技能,就已经是公认的天才,而你现在才六岁!难怪别人说虎父无犬子……”

  张德彪赧然一笑,他现在才发现瘸子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,就是嘴太贱,所以村里的人都不喜欢他。

  “二叔,你刚刚说的斗气通道又是什么?”

  “斗气通道当然就是在体内开辟出的,专门让斗气运行的通道了。”

  朗图蛮锤耐心解释道:“斗气在斗气通道里运行,能够大幅度增强身体素质,提高反应速度身体强度,不过这些都需要特定的心法才行。而且每一种心法,开辟出的斗气通道都是不一样的。我们蛮族人的野蛮劲,是蛮斗气的原始形态,比森林外面人类的斗气丝毫不弱,到了十级蛮战士,更有进化为蛮斗气的可能。你现在是一级蛮战士,已经可以修炼斗气心法了。”

  “不同的心法有不同的斗气通道?”张德彪奇怪道:“难道那些心法不是按照既定的穴位经脉运行吗?”

  “什么穴位经脉?”朗图蛮锤瞪大眼睛,疑惑道:“小家伙,你可不要胡乱修炼,斗气通道可不是简单的玩意儿,走错一步轻则瘫痪,重则甚至会死亡!”

  张德彪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,您继续说。”穴位经脉,是他梦中那个世界的知识,他在梦中学到的医学都被现实世界否决,可想而知,穴位经脉这种东西,必然也是错的。

  朗图蛮锤从怀里摸出本书,道:“这是一套低级斗气心法,只有三条斗气通道的走向,修炼之后有很大的弊端。你看看就行了,千万不要修炼,我这条左腿就是因为修炼这个,才……”

  张德彪翻开书,细细看去,一颗心不由怦怦狂跳。

  这本低级心法的斗气通道,竟然与他梦中所学经脉知识有部分吻合!

  而且,根据他梦中做中医的经验,不吻合的地方必然会导致左肢瘫痪!

  “难道说……”张德彪的身体轻微颤抖起来,心中狂呼:“不!这不可能!做梦做出来的事情,怎么可以相信?那些穴位经脉,必然是假的!”

  偏偏心底另一个声音在蛊惑他:“试一试吧,说不定是真的呢?试一试吧……”

  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