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12章 泥鳅

作品:乡间轻曲|作者:醛石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10 03:09:15|下载:乡间轻曲TXT下载
  胡硕和吴惜两口子没有鱼撸,自然而然的就开始钓起鱼来,一共就三根竿子,边瑞这里肯定是要退位让贤的,别人是客人嘛,再说了边瑞发觉周政这钓鱼的水准太高了,一个抵自己俩,也就不担心晚上有没有小杂鱼吃了。

  看了一会儿仨人钓鱼,边瑞觉得挺无聊的,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刚坐下来发现身边的荠菜长的挺好的,于是便用指甲掐了一截子看了一下,发现挺鲜嫩的于是便看了一下四周,见没有什么人便躲进了不远的小树林子里,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竹篮子,还有一个小铲子。

  蹲在地上挖着荠菜,一边挖一边边瑞还小声的哼着歌儿。

  这时节的地里可不光有荠菜,什么马菜、蒲菜都有,边瑞这边只挖荠菜,想着是不是明天早上的时候能包个荠菜饺子什么的,这时候的荠菜可是最鲜灵的。

  荠菜一年可以有两季,一个是现在这样的时节,一个就是秋天,不过秋天那季城里人几乎看不到,因为时间上太短,当然了这里的荠菜不是指大棚种植的,如果是大棚种植的话一年四季都有那也不用说了。

  边瑞挖荠菜挖的很快,没有一会儿便小半篮子了。

  “十九叔,您挖荠菜呢?”

  边瑞一抬头,发现五哥家的大侄女站在了自己的面前,丫头今年十五六岁,扎着大马尾辫子,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,下半身着一条运动裤,脚上是一双运动鞋。手臂弯里挎着一个竹篮子,篮子里放着一些吃的,另外一只手上拎着一个水罐子。

  “安安,今儿没有上学?”边瑞抬起头来问道。

  边安安说道:“今天我请了假,我们家今天种藕”。

  “哦!”边瑞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丫头可算是村里孩子的榜样,学习成绩那是好的没法说了,虽然模样看起来有点儿微微的傻些,反应也比常人慢上半拍,但是学习那真是一个顶四五个,从小学到现在高中次次都是年级第一,不光是年级第一,也是县第一,什么省物理竞赛一等奖啰,这么说吧从小到大得的奖数不胜数。

  像是边瑞这样的文化学渣给这个小侄女提鞋都没有资格。

  说实话平时也没有见到这丫头怎么看书,但是一考试那几乎就是近满分的人,连个语文都能考接近满分,边瑞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丫头。

  反正这么说吧,所有人都认为这丫头高考清北稳了,她就是乡亲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。学习学的好,玩也没有少玩,现在都看起大学的课程了,自学起了什么高数大学物理之类的,几乎就相当于她们班半个老师。

  边瑞是见过丫头的笔记,真的很工整也很详细,看起来赏心悦目的,真不是一般人做的到的。

  好学生就是有这份待遇,说请假回来帮家里种藕老师居然也能批假,这上哪里说理去?

  “十九叔,我走了啊”边安安说道。

  “去吧,等会我也过去瞧瞧去”边瑞说道。

  边安安点了点头拎着东西沿着小道走了,边瑞继续挖自己的荠菜,没有一会儿功夫从边瑞的身边过去了几拨人。

  差不多挖了半篮子,边瑞觉得差不多了,因为饺子不光是很有荠菜还得有肉啊,没有肉的荠菜饺子是没有灵魂滴,也是不好吃滴!而且边瑞这边还准备多放肉,荠菜就是挤个味就成了。

  把篮子拎到了胡硕的旁边放了下来:“给我看着,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别忘了带上”。

  胡硕扭了一下脑袋,看了篮子里的东西几眼问道:“这什么玩意儿?”

  “野荠莠不认识啊?”边瑞说道。

  “哦,原来是荠菜啊,长成这样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”胡硕说道。

  这货根本就不知道野地里的荠菜长什么样,估计也就是吃过荠菜包子之类的。

  边瑞看了他两眼:“别忘了,明天早上指着它包饺子呢!”

  胡硕点头应了下来:“嗯,放心吧,忘不了!”

  听到胡硕这么一说,边瑞放心的转过身,沿着小路再往西边走,大约走了十来分钟,便来到了一个塘子旁边,这个塘子不大,也就是三四亩的样子,现在塘子里的水已经被抽干了,看样子也不是抽干一天两天的了,因为塘子里的泥都有些发干了。

  “五哥,五嫂,七哥……”边瑞打了一通招呼,然后脱下了鞋子,卷起了裤角准备下塘子。

  “小十九,不用下来,你下来做什么?”边五哥一瞅立刻说道。

  边瑞道:“随便玩玩!等会就回去了帮不了什么忙”。

  这个塘子是边五几家合着同村里租下来的,不光是养藕还养点鱼什么的,现在正是一年中种藕的季节,所以他们几家得趁这时候天气好把藕苗子种到泥里去,这样的话等着夏天的时候就产莲蓬,到了秋天的时候就可以起藕了。

  本家兄弟,客套一下也就是了,边五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边瑞这边以前也是干过这活的,一下去便知道这塘泥没有被清过,至少是去年没有被清过。

  脚这大一下去,边瑞觉得踩到了什么活的东西,还滑滑的,于是一弯腰,直接用手把塘子泥给扒了开来,立刻发现一条黄鳝露出了半截身子,并且正在便劲的往泥里钻,看样子要逃走。

  边瑞连忙扒了两下,找到了黄鳝的头,然后把中指和食指弯成了夹子状卡住了黄鳝把它从泥里给揪了出来。

  “还挺肥的!”边瑞笑着冲众人比划了一下。

  “那边多着呢,放篓里,你家不是有客人么,等会弄几条回去,给客人们尝尝鲜”边五冲着边瑞说道。

  “算了吧,明天就走了,今天晚上已经预定了小杂鱼,家里还有羊排什么的,你还是留着卖钱吧”边瑞说道。

  五嫂这时笑道:“让你拿就拿点,这东要不准备卖了,准备给丫头补补身子,整天学习别学坏了身体,这人哪身体最重要了,没有身体什么都完了”。

  别家的孩子恨不得捆在凳子上,看人家学习好的,人家担心孩子身体不好。

  “那就更不能要了,对了,嫂子,有泥鳅没有,如果有泥鳅的话给我一点泥鳅好了”边瑞问道。

  如果是想吃黄鳝的话,边瑞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,这时候边瑞觉得黄鳝的味不正,现在正是从冬眠中刚醒来,身上的膘还没有养足呢,这个时候边瑞宁愿吃点小泥鳅,这时候的小泥鳅味道要比黄鳝好些,但是边瑞可不是指望着吃鳅,而是指望着拿它们炖豆腐,要知道泥鳅有个特性,大约到了三十来度的时候,泥鳅就会往泥里钻。

  于是吃泥瞅豆腐的时候,就可以把水温控制一下,让这些泥鳅钻进豆腐中,这样的话豆腐就有泥瞅的香味,泥鳅也更加的鲜美,当然了,在做这道菜之前一定要让泥鳅把体内的脏东西给吐了,要不然那味道也不行。

  作为吃的一把好手,老祖对这一点的要求可是相当严格的。边瑞也从老祖那里小小的继承了这一点,那就是在吃上一定要讲究。

  “现在泥鳅可不大,手指粗没什么肉”五嫂说道。

  边瑞道:”要的就是这么大的,太大了反而不好,味道不够”。

  咱们这边的土产泥鳅个头都小,现在有什么湾鳅能长两三根手指粗,但是肉吃起来少紧致,养出来且长的快的东西一般都是这毛病,肉质显散,味道不够鲜。

  “那行,那边一篓子呢,你都拿走吧,不拿走等会我们也要把这些东西放回塘子里去”五嫂子说道。

  泥瞅这东西有人喜欢吃也有人不喜欢吃,五嫂子对泥鳅就不是太感冒,五哥到是喜欢,但是掌勺的不喜欢他哪里能吃的到,见边瑞喜欢,于是五嫂干脆把那边小半篓子的泥鳅都送给了边瑞。

  塘子里是不会缺泥瞅的,只要不是清塘淤,泥瞅和黄鳝这些东西就绝不了,就算是清塘淤其实也会有漏网之鱼的,像是黄鳝想公就公想母就母,想绝它都不是太容易。

  帮着五哥家种了一会儿藕,到了天将黑的时候,五哥几个便招呼着收工回家,边瑞则是拎着挑出来的两斤多泥鳅回到了小湖边上。

  “回家了!”

  边瑞冲着众人喊道。

  胡硕一听立刻收拾起了竿子准备走人。

  “走啊,马上天都黑了,等什么呢?”胡硕冲着吴惜问道。

  吴惜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水中的浮子:“等一会,别吵!”

  吴惜不动,周政那边也不动,两人好像是钓鱼钓上了瘾似的。

  边瑞见了小心的走到了一大半放在手中的篓子,这一看不要紧,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叹。

  “我了个去,你们居然钓了那么多!”边瑞感叹的说道。

  篓子里大半都是鱼,除了小鲹子之外,还有常见的小鲫鱼,昂刺什么的,光是边瑞这一眼就看到了四种鱼。

  吴惜道:“不是我们,是我和周政两人,胡硕钓鱼太次了!连你的水准都不如,半天了才钓上一条,也不知道是钓鱼呢还是喂鱼呢”。

  胡硕也不以为意,大约是被女朋友取笑惯了,云淡风清的根本不拿吴惜的话当回事。

  “别钓了,天都晚了,回去做饭去了”边瑞说道。

  吴惜道:“最后一条!”

  话刚刚落声,周政这边已经把一尾小鱼甩上了岸:“你输啰!”

  吴惜恨恨的说道:“都怪胡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