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39章 以退为进,海阔天空

作品:三国之狼行天下|作者:彦页非文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0-16 05:55:00|下载:三国之狼行天下TXT下载
  杨修此言一出,一帮相府心腹武将谋臣无不神情亢奋,大殿之上百余人,皆都出席,跪满整个大殿厅堂,一齐宏声道:“请君侯再进一步,我等愿效犬马之劳,万死不辞。”

  吕布看着殿下上百人黑压压跪满一地,就连一向老成持重的司马朗与陈琳等人,也在人群之中,竟也落了这些俗套。

  这叫吕布不禁有些气苦,他并不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,而是对于称王称霸之事吕布根本就没有想过。

  自他当年在邙山脚下,救下当时还是陈留王的皇帝之后,吕布便常把皇帝看做是孤苦伶仃的可怜孩子,每每视之都会想起当年他流落小孟津,满脸都是灰尘污垢的样子。

  此后多年,自丁原遇刺以后,吕布一人把持朝政,将羸弱的皇室护佑在覆巢之下,自然更有一份舔犊情深的意味。君臣二人虽名为君臣,实则如师徒父子。

  吕布成了当时幼小皇帝几乎唯一可以依靠之人,而吕布又何尝不把幼小的皇帝当做是子侄一般真心对待,否则此后皇帝长大之后屡次冒犯丞相威严,甚至对相府之人暗施算计,险些加害到了相府内眷,而吕布却并没有以牙还牙,仅仅只是剪除了皇帝的羽翼,将他禁锢在皇宫之中而已,至于日常的用度花费,却连一分都没有少过。

  并不是吕布不爱权势,实在是他不愿意改变自己的初心,与自己当初的志向背离其道。

  陈琳倒也罢了,只是一个迂腐书生,可司马朗被吕布视作平生知己,许多心里的话吕布甚至只向司马朗一人诉说,在许多事情上,即便是严秀丽也只能排在司马朗的末位。

  如果有一天,吕布自己驾鹤西去,那在临走之前,吕布一定会最后一个召见司马朗,托付给他家小妻儿,还有这来之不易的半壁江山。

  只是没想到,就连被他视为知己的司马朗都成为众多劝进大军中的一员,迫使吕布违背本心,做出他并不愿意做的事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吕布的声音有点冰冷,就像殿外呼啸的北风。

  众人仿佛心中自有默契,或着也是知道吕布此言是问与谁的,皆都把目光转向了司马朗。

  “君侯想想,我们自洛阳相识以来,辗转南北纵横东西,期间打了多少艰苦之战才换来了今日的成果。如今我军威震四海、天下归心,就连民间百姓也只知道安邑有丞相而不知皇宫有皇帝。世子大族众心归附,四方豪杰俯首称臣。若君侯不思进取,必会因此而怠慢天下拥护君侯的志士人心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,君侯悬而不进,得而不取,岂不知会让忠心依附之人心寒。君侯可知,我等兵将十几万,有几人是因为忠义大汉而跟随君侯的?又有几人是想要跟随君侯打出一个崭新的天下来?”

  司马朗言语朴实无华,并不过于修饰,但其中满含的情义,却着实让吕布心中一动:难道我吕布要被迫当皇帝不成?

  “不行,绝对不行!我吕布就是饿死,就是因此而陷入土崩瓦解,将帅离心的境地,也不会做一个有始无终、见利忘义之人。”

  吕布的话斩金截铁,毫无回旋的余地,这让一众跪拜劝进之人如何能善罢甘休,无数激烈之士纷纷仗义执言。

  “君侯三思,我认为眼下当时最好的时机,皇室势力微末,而君侯的声望早已经足够取代皇室,即使在大族名门当中,君侯也在多年的善政中播下了开明贤圣的好名声,如今民心军心众望所归,君侯若还一意孤行,势必会让将士与百姓失望。”

  高顺是吕布帐前第一大将,几乎吕布一半的兵力都归高顺节制,若分割开来,这天下除了吕布自己,只怕没有其他诸侯能够与高顺在兵力上旗鼓相当。这番话,自然是高顺所说。

  有了高顺带头,一众武将纷纷请命,赵云、颜良、魏越、魏续、郭汜、牵招、丁旭等一干功勋卓著的名将纷纷进言,请求吕布能够听从军师与大都督的劝告,能够再进一步,让这天地再换新颜。

  面对气势如虹的劝进,吕布并没有多少压力,只觉得异常的滑稽可笑,这天下还有逼着让人当皇帝的?后世有陈桥兵变,如今难道还想来一个相府兵变不成!

  吕布不愿意的事,没有人能够勉强。

  “放肆,百官是你们,万民也是你们,只你们能代表天下万民之心?我吕布是成是败难道还有你们评判不成。难道我不进一步,你们都将离我而去吗?”

  吕布一番话声色俱厉,不禁让殿中百余人冷汗直流,他们聚众劝进,又何尝不是以众人之威要挟丞相。之所以如此,还不是因为吕布多年来一直不求上进,似乎全没有一点不臣之心。吕布没有,可殿中百余人中,有一多半都存下了改朝换代的心思,因此只能出此下策,以众人之心,希望换取吕布再进一步的机会。

  众臣虽然情切,但如此良机去而不返,如果错过了今天的机会,只怕今后未必会有今天的良机。是以殿中百余人依旧跪满一地,一言不发与怒目而视的吕布两方对峙,似乎并没有妥协的意思。

  吕布第一次发下,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,竟然在这一刻不受控制了,文臣武将无不与自己的意志截然相反,虽然是劝进的好意,可吕布此刻的心里,却是一种难言的恐慌,就像是看着一只喂养多年终于成长圆满的猛虎,此刻正对着他大声的咆哮。

  “你们,好,好,好!你们可真是我得用的好部下,莫不要你们来替我当这个丞相吧,是进是退全由你们自己做主,我现在是管不了你们了!”

  吕布语气中的森森寒意显而易见,任是再迟钝的人也能体察出他此刻心中的愤怒。可众人自持一片忠心,又携众人之意,所谓富贵险中求,不逼吕布一把,他岂肯就此身当大任,做此大不韦之事。

  两方上下对峙,各不相让,令殿中气氛一时凝固,如同凝结的寒冰,森森刺骨。

  “圣旨到!”

  一声喝唱传入大殿之内,令吕布与一众文武大将皆都一时惊诧,自皇帝来到安邑,似乎从没有圣旨传到过相府,一般都是吕布入宫面见皇帝,似乎很少有过皇帝主动下旨传召的事情发生,不,是从没有发生过。就算是皇帝想见吕布,也只是会让内侍传话,绝不会正式到明文写下圣旨。

  而吕布有负责秘书令,将圣旨起草下发之事全权代行,只有他向人颁发圣旨,何曾想过有一日也会接到圣旨。

  此刻却不禁有些无所适从,当着众兵将的面,吕布虽有心迎接圣旨,可看到眼下殿中情形,只得暂做忍耐。

  内侍张千奉命传圣旨到相府,这事是他一生以来最大胆的一次了,想丞相吕布何等威风,历来代行皇权,何曾受过圣旨约束,他此来自是鼓起了毕生积攒的勇气。

  待入得大殿,只见兵将百余人跪满一地,吕布独自高坐大殿之上,双目寒光鼎盛,犹如两把锋利的利刃,只看得张千心惊胆颤,差点就跟着一众相府兵将跪在地上。

  终于,张千还是绷紧了全身的神经,把恐惧压抑在心中,对着上首吕布颤声道:“陛下有旨,请丞相接旨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吕布并没有动,他得封丞相,开府设衙,行天子仪仗,特赦带剑上殿不必行参拜礼仪,自然可以对圣旨无动于衷。

  “陛下有旨:丞相吕布屡立战功,为朕平定四方诸侯,扶汉室于将倾,挽狂澜于即倒,内修经史,外定天下,为我大汉立下不世功勋,朕特封丞相吕布为晋王,望爱卿不负朕之厚望,再接再厉,为大汉再立新功。钦此!”

  张千念完圣旨,殿中几乎落针可闻,一众原本打算劝进的文武大将无不变了颜色。吕布本就不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取汉室而代之,如今的皇帝封王,只怕再也没有任何变化的余地了。

  杨修、司马朗、陈琳等人更是扼腕长叹,看来汉室命数未尽,如今之计,也只能就此作罢了。

  “恭贺晋王殿下!”

  在司马朗的带领下,众将向着吕布跪拜恭贺。

  一班武将却没有文臣想的那么久远,既然吕布不愿意当皇帝,那么当个王爷也还不错,要知道大汉王爷只封皇室子弟,自高祖以后,从未有过异姓王的出现,如今吕布得封晋王,不正是皇室纲常失继的一种表现吗?

  而吕布自己却像是老僧入定一般,只是定定看着张千,只看得他全身发抖,就差跪在地上了。

  “今日谁入了宫?”

  吕布忽然发问,问得有些凸突。

  张千神色有些躲闪道:“并无人入宫。”

  “说实话你可活。”

  吕布言语中凛冽的杀意,让张千终于挺不住跪在地上,哭嚎道:“今日阅兵完结,陛下回宫休息之际,忽然公子入宫求见陛下,与陛下在未央宫密议一个时辰,至于内容我并不知晓,当时陛下遣退侍从所有人,没有任何人得知他们谈话的内容。我只知道,就在公子走后不久,陛下便亲自起草了这封诏书,并令我前来宣旨。”

  “吕幸何在?”

  吕布并不理会跪满一地的文臣武将,他需要知道,吕幸为何要独自去面见皇帝,而皇帝又为何要破例特封自己为晋王,他们到底交谈了些什么?

  今日的种种事端尽都超出了吕布的控制范围之外,好像什么事都发生的如此诡异。

  “公子奉命在城中巡视,并处置阅兵善后事宜,此刻并不在府中。”

  听到侍者的答复,吕布终于动了,他走到内侍张千身前,把他扶起来,接过他手中圣旨,和声道:“内侍回去禀告陛下,就说吕布接旨了。”

  张千顿时如蒙大赦,飞似的逃了去。

  “你们也都起来退下吧,我乏了。”

  吕布将手中圣旨随手扔在一旁,坐回主位扶额淡淡道。

  一众文武大将各自对视一眼,眼中有不甘,也有兴奋,有无奈也有藉慰,不一而同,对刚才发生的事各有所得与失落。

  “报…公子在城中遇刺,幸得女公子搭救,所幸并无损伤,擒获刺杀主谋之人张虎等共十三人,斩杀刺客三十七人。”一名近卫风风火火入殿禀报道。

  众人原本将要解散,突然听到这样的大事。不由得变了神色。

  张虎何等人?他是相府重臣张辽的长子,是当今皇后的亲哥哥,他竟然参与刺杀公子的奸计,他背后之人显而易见。

  “臣教子无方,使他犯下这等滔天大祸,臣有养而不教之过,愿受晋王责罚。”

  张辽脸色苍白,因为皇帝,他已经损失了一个女儿,可不想在因他而再葬送一个儿子。女儿如今囚禁在皇宫之中,今生只怕再难得见一次,而他这个儿子,张辽向来教导他不要参与皇室的权力之争,可他就是不听,如今又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,叫他如何洗脱这滔天的罪名。就算再如何大度之人,又岂会放任刺杀自己儿子的凶手逍遥法外。

  得知吕幸安然无恙,吕布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张辽的身上,听他自请罪责,定是想要为他的儿子张虎说请,当下不动声色道:“文远稍待,等吕幸回来复命,问明事发原委再行处置不迟。”

  不多久,吕幸、如意押解着张虎等五花大绑的壮汉十几人入得大殿,张虎被麻布塞住了嘴巴,一脸的羞怒之色,其余壮汉也甚是面熟,似乎都是张辽府中的侍卫。

  “儿臣参见父王,张虎在城中为非作歹、行为不轨,被儿臣拿下,特来向父王请命该如何处置。”

  吕幸显得少年老成,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,既说明了张虎在城中行凶的实情,也隐瞒了张虎想要刺杀自己的行为,给了张辽足够的颜面,不使张虎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  “哦?张虎所犯何事,你且详细说来。”吕布对儿子的态度有些惊讶,而吕幸不在府中,却知道自己获封晋王的事,足见张千所说都是实情,自己这个王爵定与这个儿子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  “张虎在城中持械行凶,扰乱城中治安,算不上什么大事,还请父王开恩,免于责罚。”

  听到吕幸的话,张虎显然有不同的意见,昂着头,发出呜呜的嚎叫声。只是因为被麻布堵着嘴,是以发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“看来张虎有话要说,取下来让他说。”

  吕幸面色一变,这张虎一路上粗言秽语没有一句好话,张虎说是刺杀自己可终究没有得逞,反而因此险些搭上了性命,若不是自己求姐姐饶他性命,张虎这会儿只怕早就身首异处了。

  之所以如此,还是吕幸念在张辽身为重臣,实不该因为儿子而与父亲生出嫌隙来。

  这会儿若取下他口中麻布,说不定他又会口出狂言,到时候只怕就是他的父亲也救不下他的性命。

  见吕幸迟疑,吕布笑道:“无妨,有什么话,让他说清楚。”

  吕幸只好取下张虎口中麻布,而张虎言语一得自由,顿时哇哇大叫:“奸贼,窃国欺君,你不得好死!”

  “啪”一声响亮的声音打断了张虎的咒骂,张辽几乎全力给了张虎一记耳光,顿时张虎一边脸庞就肿胀了起来,嘴角鲜血长流。

  “逆子,你是想让我死在首阳山下吗?”

  张辽凛冽的言语中,带着一丝哭腔。

  首阳山在安邑城的南郊,是城中兵马驻扎之地,接连风陵渡,算是一处险关要地。首阳山南望洛阳,山上设有祭坛,又是皇家猎场所在,因此在安邑城是一座地位甚高的山峰,许多心怀愧疚之人,都会在首阳山下的庙堂中烧香祈祷,以求救赎罪孽。

  喜欢三国之狼行天下请大家收藏:()三国之狼行天下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